今天,是KID Fans Club的前身,「秋天爱情故事」建立19周年的日子。
  从名字上就能看得出来,这是一个专门为「秋之回忆」这个游戏设立的主页。2001年12月20日,北京新天地互动多媒体技术有限公司以「日本潮」系列为名,代理发行了六款日系游戏,而在这其中,有四款(「秋之回忆[Memories Off]」「夜行侦探:零[EVE ZERO]」「夜行侦探:迷失者[EVE the lost one]」「美人鱼的季节[マーメイドの季节]」)是AVG,一时引领潮流。
  当年的我,在玩完了「秋之回忆」初代的中文版之后,意犹未尽,遂利用自己半生不熟的网页编写水平做了一个主页出来,除了介绍游戏内容、发了一通感慨凑出6个页面来之外,还借用朋友的cgi空间搭建了一个留言板,以期能有同好上门、共同交流一二。
  当时的我还只有18岁,尽管已经玩了几年古早时代的Galgame,但仍然只能算是一只菜鸟,还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做的东西,究竟是什么。

  时至今日,它伴随我的时间,已经超过了在有它之前我所度过的岁月。此时此刻再去回望当时,就不难理解这段历史的进程了——「秋之回忆」(以及后续KID社的一系列游戏)的引进,是自大众软件代理「心跳回忆」、开启了正版Galgame游戏引进之后,对中文Galgame玩家最大的一次冲击。它将同时期Galgame最主流的游戏形式引入,甚至可以说是重新刷新了国内玩家对于Galgame的认知,将原本一水儿的「恋爱养成」的定义扩展得更加完整,乃至最终一脚踹开了大门,让玩家们对这个类型游戏的接受度大幅增加,奠定了国内Galgame玩家的基础。
  甚至于,在这里可以套改「横空出世」里的一句话:知道这一天的份量吗?游戏史学家因为这一天要把整个中文Galgame历史分为两截。

  在那之后,已经过去了19年。
  自然,时代变了。
  抱着极大决心和行动力打赢了脱贫攻坚战、在疫情期间成为唯一保持增长的主要经济体、预计2028年超过美国……这些年,随着购买力的整体改变,现在中文游戏玩家的需求和环境早就和当初不同了,任何一个国际级别的大作不出中文版都是难以想象的事情,真敢这么做分分钟「We need Chinese」刷死他们。
  汉化组还在一些代理商够不到的区域继续奋战,但生存空间日渐减少;与之相应的,是本土的原创作品开始如雨后春笋般涌出。我国游戏界的主要矛盾,已经逐渐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本土文化作品需求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制作水平之间的矛盾。
  Galgame也是如此。那些最顽固不化的日本人,在经历了几年的死硬拉锯之后,也终于在现实面前放下了身段,开始成规模地产出官方中文版,甚至连DLsite都出了中文界面。同样在这个时期,国产Galgame也开始井喷式出现,从最初几个固定的小组,发展到遍地开花、形式各异。

  然而,革命尚未成功。
  就如同国产游戏之于整个游戏界一样,国产Gal相比整个Galgame界,同样太过于弱小,更不成熟。
  几年时间过去,缺点——最起码摆在明面上的缺点倒也确实总结出来了不少:垂直玩家少,作品难出圈,不能GHS,难钓LSP,套路仿日系,剧本没逻辑,台词非人言,母语配音尬……
  这是每个制作组都必定需要面对的问题,每个组也都交出了自己的答卷。可能都不完美,但大家都在探索前进的道路。
  我们也不例外。KID Fans Club的原创Galgame「候鸟」讲述的是一个发生、且只能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,我们竭尽一切力量,想方设法将这部作品尽可能彻底地本土化,以期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感受。
  我们的作品正式公布的日子选在了去年的12月20日。正如文章最初提到的,19年前的这一天,新天地带着半懵半懂的我一头扎进了这个世界,也为我带来了许许多多的精彩,对我而言,这无疑是十分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天。
  而另一方面,选在这个日子,也寄托着一份期望,希望我们的作品能够如同当年的「日本潮」一样,找出一条道路,为将来的作品夯实基础。

  前路漫漫,想找到这出路并不容易。
  最近一段时间在游戏制作之余,我也看了许多关于国产Gal的论述,颇受启发,同时也有一些自己的思考:我们给自己的定位,到底应该在哪里?
  在讨论国产Gal问题的时候,似乎很多人都特别容易把结论定位到「市场」的反响上去,理由也非常有道理:每个人都知道用爱发电是很难持续的,热情总有耗光的时候,彼时如果没有金钱上的反馈和激励,肯定无以为继。
 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,这当然是正论无疑,但结合目前的实际情况,就会显得有些微妙——国产Gal的制作组,不管是赚了钱的还是没赚钱的,绝大多数都是业余团体,在从制作水平到销售渠道再到受众群体都不如对面成熟的情况下,用这种正面硬刚的思路去作战,真的能够获得足够正向的反馈吗?
  实际上,国产Gal最容易受人诟病的剧本,恰好是一种最不容易能用钱「直接解决」的问题。

  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。
  虽然砸下去的成本已经相当可观,但我其实是抱着血本无归的心理准备进的场。
  对于我来说,踏进「原创」这个领域的时候,想到的第一件事,绝非「我要靠这个作品挣钱」,而是「我要讲一个这样的故事」。
  我相信,对于任何一个创作者来说,创造一个好作品的必要前提,永远是旺盛且发自内心的「表达欲望」——当然这并非充要条件,毕竟一旦能力不足,这种欲望也极有可能失控暴走,乃至产出一个不可名状的奇葩。但无论如何,对于绝难做到专业水平的我来说,这种欲望、以及由此带来的激情和灵感,是支撑着我不断前行的弥足珍贵的力量。

  2021年,将是我们迎来新生的一年。
  在梦想的天空下,一往无前。